莱州是中国小麦发源地(十):为“莱州”“正名”的重要意义

首页

2018-10-06

  中国的改革开放已经进入深水区,人们的生活节奏加快,大家都很忙。 在这样一种繁忙紧张的时刻,我们却在不厌其烦地为一个中国古老的地名莱州正名,人们难免会说我们是不务正业。   其实不然。   我们之所以在百忙之中为莱州正名,正是因为这一工作具有重要的经济、文化、政治意义。   1、在经济方面  莱州不仅是中国小麦发源地,而且迄今为止,仍然是中国小麦生产的大户,种植面积70万亩左右,年产量约近30万吨(6亿斤)。 但是迄今为止,莱州在小麦深加工方面,包括用小麦直接加工而成的面粉、挂面,以及各种面食品、点心等等,却连一个真正的名牌产品都没有创出来,这是非常令人遗憾的。 其实在解放之前,乃至建国初期,莱州的神粬、麻曲大糖、莱州的花蛤(文蛤)面,上供的大枣饽饽、三鲜水饺等,都很有名。

但我们却并没有把它们发扬光大,做成全国名牌,推向全国。

  我深信,当我们为莱州的正名工作,一旦做到海内外普及,得到全社会的公认;与此同时,我们再努力恢复传统产品,并且创造出新的名牌产品,莱州的面粉、挂面,以及各种面食品、点心等等,就都会升值。 那么,小麦年产量约近6亿斤的莱州,将会有多么大的商机,有多么大的经济效益,这是不言而喻的。

  2、在文化方面  其实,关于来本意为小麦,人们将发明了种小麦的来族人叫做来人或来夷,这在中国的人文社会科学界,早已经达成了共识。 但是迄今为止,却没有人敢说莱州是中国小麦的发源地,这是为什么呢?我以为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,在科学界(自然科学界)公认的或者最为流行的却是中国小麦西来说。

对此我在第4回中已经提出了质疑与否定。

  因此,我们的为莱州正名,实际上是在重新编写中国小麦种植史,以及世界小麦种植史。 我们现在在研究中国麦作文化,这种客观存在的麦作文化,在以往无论西方的,还是东方的民俗学、以及文化人类学、生态人类学教课书或权威性的著作中是没有的,那上面只有黍作、稻作两种农业文化类型。 因此,我们的为莱州正名,实际上是在拓宽全世界的民俗学以及文化人类学、生态人类学理论。   在文化方面,我们的为莱州正名,还牵扯到一个重新深入解读中华民族发展史的重大学术问题。

  我在第5回《从来到萊的转换》中,考证莱州的萊从来演变为萊的过程,主要是从文字演变的角度来进行的,其实在莱州的萊从来演变为萊的过程中,还有还牵扯到一个重新深入解读中华民族发展史的重大学术问题。   我在第5回《从来到萊的转换》中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新的学术观点,就是:本意为小麦的来,与将发明了种小麦的来族人的来,原本为同一个字的来,但在后世的文字演变过程中,即莱州的萊从来演变为萊的过程中,却一分为二,并分道扬镳了。

  不仅如此,本意为小麦的来,与将发明了种小麦的来族人的来,原本为同一个字的来,竟然经写作来,而传作萊。  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? 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学术问题,不是一篇短文所能够说清楚的,我这里只能作一简要的叙述。   大致说来,中华民族是一个多元文化的融合体,首先是夏与夷东西两大部族的融合,此后是汉与胡的南北大融合。 夏与夷东西两大部族的融合完成于秦汉,这实际是龙与凤的融合。

周为小邦,殷人发达,但后来腐败,为周人所败。

后来周文化超过了殷商文化,所以原为殷商后裔的孔子说:郁郁乎文哉,吾从周!,但是他在临死之前,却让人按照殷商人的习俗来举行葬礼。

  至战国末,东夷人伯夷的后裔秦始皇统一了天下,凤图腾的夷人被称为祖龙。 凤图腾的夷人的后裔而自称为龙种的是汉高祖刘邦。

此后,龙有了凤爪,龙凤真正的融合了。   孔子非常强调夷夏之大防,夷狄之有君,不如诸夏之亡也,实际上就是鄙视东夷人。

而萊夷是东夷中的大部族,当然要受到鄙视。

这才是本意为小麦的来,与将发明了种小麦的来族人的来,原本为同一个字的来,但在后世的文字演变过程中,即莱州的萊从来演变为萊的过程中,却一分为二,并分道扬镳了;而且竟然经写作来,而传作萊的社会原因。

  3、在政治方面  如上所述,我们的为莱州正名,实际上是在重新编写中国小麦种植史,以及世界小麦种植史,实际上是在拓宽全世界的民俗学以及文化人类学、生态人类学理论,这自然也就有了政治方面的意义了。